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太阳神见好就收才是赢

京剧名角儿大银幕上重塑经典
来源: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5-04-15   

  第五届北京国际电影节4月16日晚将在怀柔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开幕,璀璨的星光中,将有30位京剧院团长、电影导演、京剧表演艺术家身着华服,与国内外知名电影人一一走过红毯。
  这是京剧演员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走上一个电影节的红毯。李维康、冯志孝、耿其昌、叶少兰、赵葆秀、王平、寇春华、安平、史依弘、王蓉蓉、杜镇杰、李宏图、孟广禄、赵秀君……这些京剧名角儿参与演出的“京剧电影工程”中部分影片《龙凤呈祥》《霸王别姬》《状元媒》《秦香莲》《萧何月下追韩信》将在北京国际电影节上首映。
  “由国家层面进行推动,把十部经典传统大戏拍摄成数字电影,用大众传媒的方式挖掘、抢救、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京剧电影工程堪称是一项历史性的工程。”京剧电影工程艺术指导小组的专家们说。

  作为《龙凤呈祥》全剧的重头戏,“洞房”是最后拍摄完成的。图为停机后,主演李维康、耿其昌与群众演员合影留念。

  剧场观众听唱儿 电影观众看故事
  24位专家一字一句推敲剧本
  “以前唱传统戏从没看过剧本。剧场观众听的就是唱儿,但电影观众看的是故事。”在《霸王别姬》中饰演霸王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说,传统经典的传承往往就是靠口传心授,在剧本方面难免粗糙,如今把传统戏拍成电影,剧本整理成了拍摄前最重要的工作。
  “‘楚霸东来汉占西’,我觉得文字现在改得对,但念起来可能会不太顺嘴。”
  “杨小楼曾说过‘汉占东来楚霸西’,这个占不是地理上的占据,应该是战斗的意思,这样更上口。”
  在京剧电影《霸王别姬》的电影剧本研讨会上,项羽的一句定场诗引发了京剧电影工程艺术指导小组专家们的争论,剧作家吴江、表演艺术家叶少兰等人对这句诗有不同意见。
  原来《霸王别姬》里项羽的定场诗最后一句原词是“汉占东来楚霸西”,演员念起来很容易出气势,观众也听惯了。但是这句台词,与史实中楚汉以鸿沟为界、各霸一方的地理位置恰恰相反。历来都有人对这一错误有质疑,但多数演员一直因袭旧词。这一次,艺术指导小组将这个问题进行了认真研讨。最后,上海京剧院的创作人员听取多方意见,权衡利弊,在主演的支持下,将这一句改为“楚霸东来汉占西”,既符合史实又不失原词的气势。
  这样的场面在剧本讨论阶段出现不止一次。24位京剧艺术家、剧作家、理论家、评论家放下各自手中的工作,二十多次开会研讨,十部大戏的电影剧本就是这样一字一句推敲完成的。从前期的剧本搜集整理,到舞台剧本的反复订正,再到最后电影剧本的成形,每部影片在剧本整理方面都耗费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我们要做的是前辈大师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这是大家的荣幸。很多传统戏里都有水词儿,有的词以前我们想动却不敢动,也没有机会坐下来研究。现在要搬上银幕了还不动,那就是我们没有本事。”尚长荣认为,拍摄京剧电影让京剧人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唱了这么多年的戏。
  在表演方面也是如此。参加京剧电影工程的名角儿们都已在舞台上摸爬滚打几十年,平时他们听到的只有称赞,几乎没人给他们提意见。可这一次每位专家都用更挑剔的眼光去看名家的表演,像《秦香莲》的主演赵秀君就“收获”了三十多条意见,拍摄时她都一条一条地照着改。
  剧场唱戏夸张 电影表演细腻
  名角儿从头学习再创作
  随着音乐响起,一幅动漫版的《清明上河图》在银幕上展开,北宋东京汴梁繁荣景象跃然眼前……京剧电影《秦香莲》的这个开头被评价为神来之笔。“这个设计太有智慧了,不仅交待了故事发生的年代和背景,还跳出了我们常人看戏曲电影的感觉,很新、很好!”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毓敏和许多专家在看过样片后都为这个设计叫好。
  通过电影这个载体,将十部经典传统大戏在普通观众中进行普及推广,正是“京剧电影工程”的目的,但从舞台到电影,却并不简单。
  《秦香莲》的导演肖朗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参与过经典戏曲电影《野猪林》的拍摄,后来又以导演身份拍过多部戏曲电影。接过拍摄京剧电影《秦香莲》的任务时,他依然觉得压力很大,“这个片子以前有马连良、张君秋等前辈艺术家主演的京剧电影《铡美案》珠玉在前,我们怎么能够不逊色于他们,是个很大挑战。”
  肖朗的创作更侧重于情感的表达。京剧电影《秦香莲》结尾处,陈世美被铡,给了秦香莲一个特写镜头,她脸上没有胜利的喜悦,只是木然的表情,两行清泪默默流淌。这个镜头传递着秦香莲复杂的心绪,也搅动着观众的心,却是京剧舞台上看不到的镜头。
  京剧表演讲究夸张,电影表演则需要生活,演员也都是反复调整才找到感觉。让赵秀君最怵头的是特写镜头,舞台表演观众几乎看不到演员脸上的表情,可是特写镜头却连她脸上的一个皱纹都看得清清楚楚。
  拍特写时导演不让赵秀君眨眼睛,多长时间都不能眨,可她总是忍不住。她只能在拍摄后抓紧时间练习不眨眼,几番努力才达到导演的要求。
  在舞台上表演了几十年的演员,在片场却像个新人似的从头来学,王蓉蓉也深有感触。京剧《状元媒》是张派代表作,王蓉蓉从艺三十多年来,演这出戏几百次都有了,可以说已经渗入血液。但这次拍摄电影她依然非常紧张,提前做了很多功课,“我又像初学者一样,拿起剧本一点一点地琢磨,每一个地方该怎么表现都要想透了。”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在拍摄过程中大部分镜头都是一条就过。原本还担心戏曲演员身上没戏的电影导演王好为不停地称赞王蓉蓉身上、眼里都是戏。
  剧场里是名角 电影里演“二路”
  京剧人为“工程”倾尽全力
  “委屈您了,您来个赵云行不行?”京剧电影工程负责人邀请天津京剧院院长王平参加京剧电影《龙凤呈祥》时,语气里满是抱歉。
  因为这个戏里的赵云分为前赵云和后赵云,前赵云基本没什么戏,都是过场,一般由二路武生来演,赵云主要的戏在后半部分,角儿们都只从后半场的“起霸”才开始演。但是京剧电影《龙凤呈祥》为了影片前后统一,前后赵云必须得一个人演。
  “行啊!没问题。”成名多年的王平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演过前赵云了,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是‘京剧电影工程’需要,别说赵云,就是来个龙套都行。”看到王平如此痛快,来邀请他的人都有些意外,毕竟在梨园行什么人演什么戏,什么时候出场都是身份的象征。
  影片拍摄过程中,王平也一直接受着配角儿待遇。有时候早晨十点化上妆,穿上衣服等待拍戏,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都没拍到赵云的戏份,他就那么勒着头、扎着靠坐了整整一天的板凳;有时候,耗了一天才拍一个镜头。
  影片拍摄完成后,时长将近三个小时。为了让观众坐得住,导演决定还得再删五十分钟的戏。开会研讨如何删减时,王平第一个站出来,“有需要的话就删我的,没问题。”最后,为了围绕主线集中叙述故事的原则,他的“起霸”和几句唱儿都被删了。
  虽然心里有些遗憾,但王平说, “京剧电影是一个大工程,是振兴京剧、宣传民族艺术的大好事。作为京剧人有责任为它倾尽全力,个人要有大局观,懂得从大局出发。”
  和王平的想法一样,许多参与到京剧电影工程中的京剧人,无论年龄大小,都愿意为这个工程奉献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好。73岁的尚长荣,已经很久没有演过开打的戏了,可是在《霸王别姬》里他亲自上阵,穿着厚底,扎上靠开打,让周围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李维康则从师哥常贵祥身上看到京剧演员推崇的“德艺双馨”精神。《龙凤呈祥》拍摄时正值夏天,影棚里没有空调。当时不知道自己已身患肺癌的70岁舞台导演常贵祥,担心主演脸上的妆被汗弄花了,常常弯着腰给师妹李维康扇扇子。“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师哥让我别介意,说都是为了把戏拍好。”李维康特别遗憾的是,师哥常贵祥没能看到这部他奉献了汗水和智慧的影片上映,电影杀青一个多月后就去世了。
  对中国当下动辄亿元投资的电影市场而言,京剧电影堪称“神奇工程”,奇就奇在每一部电影投资预算仅有600万元,这些钱还不如一个大牌明星演一部电影的片酬。但这些京剧人、电影人愣是凭着对京剧的热爱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的责任心把这件事干成了。
  “能够留下我们的影像,让人们知道我们曾经为京剧的发展做过什么样的努力,已经是幸运了。”上海京剧院演员史依弘的这句话也正是所有参加“京剧电影工程”艺术家的心声。
  用电影这种大众的形式来推广日渐小众的京剧,京剧电影工程可以说是以实际行动响应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讲话中提出的“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
    来源:北京日报
版权所有 © 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