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太阳神见好就收才是赢

午夜场话剧,有人兴奋有人打盹
来源: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5-04-27   

  这几天每到22时50分,喧嚣了一天的城市开始渐渐平静,分布全市的绝大多数剧场此时都已熄灯关门,可位于东直门外的蜂巢剧场反而越来越躁动起来。剧场前厅和楼梯上满是观众,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正在等待的,是话剧《女仆》的开场演出。这部知名戏剧导演孟京辉的新作,是北京的首部午夜场话剧。令人没想到的是,如此冷的时段,如此冷的剧目,收获的却是高热度的人气。

《女仆》剧照。该剧滑稽、疯狂的风格搅热了午夜的戏剧舞台。

  剧场里首次出现啤酒
  与普通的话剧演出不同,《女仆》开演之前,蜂巢剧场里就有一种狂欢的气氛在流动。“啤酒随便喝,祝大家有个比较奇异荒诞的夜晚!”上周四首演当晚,离正式演出还有几分钟,导演孟京辉突然出现在高处,大声呼喊,等待入场的观众则以一片兴奋叫好声呼应。剧场供应啤酒,这在百老汇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国内的剧院大多连饮用水也不希望观众带入场内。从《女仆》开始,蜂巢剧场破了这个例。
  对于午夜场话剧,此前大家最大的疑问是,在这么晚的时段演话剧,能有观众来看吗?想不到的是,《女仆》首演当晚,上座率就达到九成以上,而且这样的势头一直延续了好几天。大部分来看午夜场话剧的观众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习惯了过夜生活的他们,觉得这样的时间安排没什么不好。观众小许拎着购物袋坐进了剧场,她说:“以前经常是一下班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要往剧场奔;现在是吃了饭还能逛逛商场,再来看戏也不会迟到。”
  一小时演出有人犯困
  当初安排午夜场演出时,孟京辉更多是从艺术创作的角度进行探讨:“午夜是人最脆弱的时候,也是人感情最丰富的时候。午夜是荒诞的,看午夜场和看白天场不一样,午夜场的观众和演员会像被无形地注射了麻醉剂和兴奋剂,夜晚时候的孤独和想象力都会被激发出来。”
  观众的现场反应与孟京辉的判断颇为吻合。《女仆》是法国荒诞派剧作家让?日奈的作品,原本有些晦涩难懂,但在舞台上,“二丁一笑戏剧男团”的反串表演颇为卖力,一会儿唱一会儿跳,把这部作品变得格外热闹和滑稽。受到他们的感染,台下观众的反应也明显变得亢奋起来,不时有人鼓掌叫好。
  不过,年龄稍大的观众就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可能是白天工作有点儿累了,虽然我特别想看看孟京辉怎么解读《女仆》这样的经典作品,但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犯困、打盹。”观众赵女士说,自己对午夜场话剧还是不太习惯,如果这部剧早点儿演,也许自己会更有精力去细细体验、品味这部作品。
  《女仆》全剧不到70分钟,零时刚过不久,全剧便落幕了。这样的演出放在平时可能会让观众觉得意犹未尽,但放到午夜场给人的感觉却是刚刚好。有意思的是,一些年轻观众显然还有精力继续刷夜,刚出剧场就商量着要再去哪家饭馆撮一顿。
  同行点赞却难以效仿
  蜂巢剧场开演午夜场话剧,自然引起了许多同行的关注,还有人专门前来“取经”。
  繁星戏剧村负责人樊星就特别关心孟京辉的这次尝试,他特意派工作人员到蜂巢剧场进行体验。“孟京辉这招儿有点儿‘狠’。”樊星说,“北京是一个庞大的城市,市场需求是立体的、多层次的,我们固有的演出时间肯定不能满足所有群体的需求,一定会有午夜文化消费的群体,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这个群体有多大。”他表示,如果有足够的市场需求,繁星戏剧村也愿意尝试安排午夜场演出,这样还能提高剧场的利用率。
  9剧场负责人樊新颖则认为,午夜场话剧是个好主意,全北京只有蜂巢一家的话,客源应该不成问题。但她也指出,这样的演出对剧场的要求会很高,并不是谁都能够效仿。“蜂巢地处东二环,紧挨着三里屯、工体、东直门簋街等午夜消费圈,为它集聚了不少人气。”樊新颖分析说,其他剧场因为配套设施不足,很难具备类似这样的环境,观众看戏前无处可去,看完戏交通也不方便,搞午夜场演出恐怕行不通。
  孟京辉则表示,如果《女仆》尝试成功的话,今后还会有其它一些类似的作品也会在午夜场演出。
    来源:北京日报
版权所有 © 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