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太阳神见好就收才是赢

白燕升:拿掉屏风,戏曲人会更美
来源: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责任编辑:王琳      发布日期:2015-06-09   

  中国作家莫言把白燕升称作是“上天为我们准备好的戏曲主持人”,正是这位天生的戏曲主持人选择了离开央视追逐梦想。
  近日,白燕升做客京华茶馆,他称自己是一个不留退路的人,来到不惑之年却感觉大幕刚刚拉开。他一直想做一档《我是歌手》那样的戏曲栏目,邀请大牌戏曲名家看淡名利、摒弃恩怨、扯下面具,将技艺和技艺之外的人性美展现给观众。
  从袒护程派张火丁说起
  当天做客京华茶馆前,白燕升主持了程派青衣张火丁赴美演出的发布会。张火丁不善言辞,“您对京剧的现状怎么看,会有振兴京剧的压力吗?”每当台下记者们抛出类似的问题,白燕升总是抢先回答,“这个问题我来替她说,她不会去考虑京剧的复兴或衰落,她脑子没有这个概念,而是一门心思的扑在艺术上,就想把戏演好。”如此“袒护”,也让提问的记者有点小怨念。
  喜欢白燕升主持风格的观众会觉得他懂戏,说话直接,不喜欢这种风格的观众,认为他太护犊子了,嘴里常念叨的就那几位戏曲演员。他说:“何止是说我护犊子,很多人恨不得掐死我,说他眼里就只有谁谁,也有人说我太各色,你觉得我各色吗?”在央视20年的时间里,白燕升称自己做到了最大的克制,“喜欢可以任性,但成为一个职业后,就代表了一个栏目、平台的声音,更重要的是反映广大戏迷的声音。”
  十多年前,有一次白燕升早晨起来上厕所,顺手打开电视。“播的是杜近芳老师自己给自己音配像的《白蛇传》,我愣是站着憋了两小时尿,全程根本就没有尿点。那时的杜老师肯定不是最辉煌光彩的年纪,差不多快70岁了吧,身段表演也不是她鼎盛时期的样子,但那一刻,在我眼里她就是神仙,以此我能想象她年轻时更好的模样。作为我来说,你得懂得她的好,才能传达给观众。”
  在白燕升看来,如果真心喜爱戏曲艺术,看得多了,了解得多了,难免在心中会有一个评判标准。“很多人就是把这个当成一种工作,不单是戏曲主持人,也有些戏曲评论家是这样。说得直接一点,有些人为了几斗米,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没了坚持,没了态度,没了尊严甚至风骨。我鄙夷那种不认同某种价值观,而又必须依赖这种价值观生活的人。在我25年的职业生涯中,我还是简单直接的。”
  戏曲从来都是小众艺术
  戏曲会不会复兴,如何走近大众?这也是白燕升经常被提问的问题。从央视离职后,他花了更多时间去各地进行传统戏曲艺术的讲座,试图通过戏曲这扇门,打开人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记忆。“我有时觉得挺累的,不单单是重复的问题,我个人是挺抵触这类东西,尽管我一直在身体力行。”
  白燕升觉得,现在人们的娱乐方式这么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从来不把戏曲放在一个大众文化的视野去考察,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大众文化。古人描述的当年虎丘千人听昆曲的场景,我个人觉得那也是文人的一种想象。像昆曲这种最能代表中国雅文化的集大成者,无论词曲,还是演绎方式,那种东西更适合厅堂、园林。”
  对于发展状况和大众认识度相对比较好的京剧,白燕升说:“京剧在它布道200年的历史上,从来也不是一个大众的艺术,尽管我们在分析京剧历史的时候说‘京城到处店主东’,京剧100年前就是北京城的流行歌。但静下来想,那个时候有什么啊?文化样式太单一了,皇上喜欢京剧,大家就跟着喜欢,没别的。”
  如果要说戏曲繁盛,他觉得反而是到了上世纪80年代传统戏恢复后,勾起了很多人的记忆。“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也不是繁荣,而是靠行政命令让大家都唱八个样板戏。到了今天,戏曲更不是大众艺术了,我是比较冷静客观地来看待这个话题。今天美国大片进来了,到了云计算大数据时代,现在再去讨论京剧离生活的远近,意义不大。”
  那为何还要苦口婆心地讲戏曲的好、京剧的美?白燕升说:“她是属于中国的文化标识,最具有中国DNA的一个符号。一个中国人,如果往身上贴标签的话,我觉得没有几个,戏曲算一个。如果一个民族只谈外来的文化,会让人看不起的。我不是个保守的人,芭蕾和歌剧我也去看,但实话实说,那不是我血液的东西,不是我骨髓的东西。”
  戏曲人常躲在屏风后面
  近年来,随着当下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各大卫视与戏曲相关的栏目也逐渐多了起来,而在一些大型晚会或电影节,也常常有戏曲的影子。不过遗憾的是,大多是生旦净丑走马观花式的展现,观众看得云里雾里。而一些综艺栏目,也只是借鉴了戏曲的外衣,进行娱乐化的演绎。提到这种现象,白燕升说:“有两个原因,一是有些电视人对戏曲艺术本身的不了解不自信,二是低估了观众的接受能力。”
  他觉得有些戏曲人跟大众之间似乎隔着一道屏风,他们的喜怒哀乐,观众看不到的。“一提到戏曲,有些人都无以复加地赞美,似乎他从事的艺术是全世界最高级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能够驾驭得了这门艺术吗?你说的是那个东西,而自己演出来是另一个东西。很多人载不动艺术这条船,只是在这个船上勉强养家糊口而已。”
  什么样的戏曲类栏目打动观众?白燕升想做的就是把戏曲人与观众之间的屏风拿掉,让大牌戏曲名家们看淡名利、摒弃恩怨、扯下面具,用人性的美打动观众。“人性的东西是相通的,比如张火丁,她受观众喜欢不止是技艺上的,有很多人是因为喜爱张火丁这个人,才走进京剧的。我最喜欢看的节目《我是歌手》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这个人是谁?就是歌手。真正做到了去尊重,去挖掘,借助最好的电视、舞台手段实现了选手的最大自由。”
  在白燕升看来,自己首先是个电视人,然后才是戏曲主持人。他心中的戏曲类综艺栏目是可以产生化学反应的舞台。加盟山西卫视有15年历史的栏目《走进大戏台》后,他也做着这样的初级尝试,很多青年演员在擂台赛台前幕后的故事打动了观众,而直言敢说的评委何赛飞也在山西拥有了不少粉丝。白燕升觉得,这个舞台不绚烂,却真实展现了人性美。
  对于今后的打算,他希望等各方成熟了,做一档戏曲大牌云集的综艺栏目。“我愿意邀请中国最好的戏曲名家来到同一个舞台,他们彼此之间可能有疙瘩,但我想会因为这方舞台因为艺术因为情谊一笑泯恩仇。比赛不是目的,而是把台前幕后内心深处的难言不堪和美好的东西,让观众看到。”
  老白不想给自己留退路
  前不久,白燕升出了一本书《大幕拉开》,记录了他的成长故事,与戏曲名家的交往等,也包括离开央视的原因。当了一年半香港卫视副台长以后,白燕升再次选择离开,很多朋友不解。他说:“各方面待遇挺好,但无法实现你想要的,基本是一种值班状态,总有快退休的感觉。人到中年,就谢幕了吗?我觉得大幕才刚刚拉开。”
  白燕升是不喜欢给自己留退路的人,“人这一辈子要做两件事,必须做的和想做的。这两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件事,不要给自己留后路。想成事儿,就要把自己逼到生死边缘才能激发最大的潜能。”离开央视那会儿,白燕升根本没想好要去哪。临走那天碰见了周涛,“她问我,辞职了,去哪?我说,去哪儿,都不如中央电视台光环大,但是去哪儿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着了,身心疲惫,没人赶你走,可又不得不走。” 文/京华时报记者田超 图/京华时报记者王俭 京华时报制图何将
     来源:京华时报
版权所有 © 见好就收才是赢9728 Allright Reserved 2013
地址: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大街142号 邮政编码:050011 电话:0311-86050100
备案序号:冀ICP备13017863号-1